1.85英雄合击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1.85英雄合击 > 法师魔法 > 正文

书里的乐趣,俨然朵朵花开

作者:传奇私服爱好者 来源:www.7640.org 日期:2018-3-29 10:44:14

传奇私服游戏中,最简单亦是最美的,古朴又清新,简洁又随意,于秋景中昂然挺立,于秋风中频频招手,自然的生成与人为的相衬,创造了经典,坚守了意志,近看,温馨的点缀,长情的故事,远观,俨然朵朵花开,艺术的品味,赋予它思想,就是生命的一种顽强,赋予它风格,就是别样的画卷。每逢路过,都是一次赏析,一种感染,一种启迪。——题记

每逢提起书时便有种亲切感,可能由于念书少的原因,整个童年、乃至青年时期,因环境的原因书对于我一直都处于饥渴状态里,直到进入中年改变了环境,才算有了多看一些书的机会。

如今已过花甲之年,最早看书时应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那时我读小学二年级,当时识字的人非常少,但祖父教过私塾故此可以看古书,有时候就给大家念一段听,惹得左邻右舍常缠着祖父念古书解闷。

我很喜欢听祖父念古书,更喜欢看那些古书,但小学二年级识字太少,而那些古书基本都是繁体字,所以大部分字我都不认识。

每逢祖父念书时,我就用心记下他念哪一章,趁祖父不在时偷出书来温习一下,不认识的字基本就可以记住了。

记得一次祖父晚间念了一段古书,第二天中午我便带着两个小伙伴来家,翻出祖父藏起的书在伙伴面前装腔作势地念起来,俩伙伴比我年龄小,书里的字他们根本不认识,我念得对与错他们根本不知道。

还记得书里有一句话是这么写的:“一個人向这里走来……”

简体的个字我认识,而书里是繁体的個字,所以我就不认识了,繁体的個字与我刚学过的周字有点形象,于是就把句子成“一周人向这里走来……”

我正全神贯注地念着,祖父不知道何时站在了我背后。

祖父曾警告我不许动他的书,一见祖父站在身后不说话,吓得我急忙把书递给了过去。

可是祖父并没接书,居然也没责怪我,而是抚摸着我脑袋说:“行啊,我孙子可以囫囵吞枣地看古书了,以后不用偷偷摸摸的了,祖父这些书就随便看吧……”

可惜的是在我读小学三年级时,由于在老家河北挨饿全家逃荒来了东北,落户在一个十分偏僻的小山村里,从此就失去了读书与看书的机会,因这个小山村几乎处于半封闭状态,哪还会有书可以看啊。

我勉强读到六年级毕业,就算完成了一生的学业,在小山村当了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离开小山村。

离开偏僻的山村,环境改变了所以看书的机会也就多了,书可以去买,也可以去借,看着书店里琳琅满目的各种书籍,心里有一种解不过渴来的感觉,恨不能自己多长出几双眼睛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大陆刮起了武侠风,金庸、梁羽生等武侠小说风靡一时,一时间几乎所有看书的人都迷恋起了武侠小说,就连聊天时也都是降龙十八掌、九阴白骨爪之类的话题。

在武林之风吹拂下,金庸所有的作品我几乎看了一遍,梁羽生的书也看了不少,还有古龙等人的。

对书印象最深莫过于金庸的武侠小说,特别是《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等代表作,令我最难忘的是《倚天屠龙记》下部,这本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并不是此书写得多么好,而是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与时间里看完这本书的。

记得那是一九八七年夏天,与赵秘书去哈尔滨办考察低度酒的事,事情办完后便游览哈尔滨的名胜古迹,当时郑绪岚所唱的那首《太阳岛》歌很火,于是就去太阳岛玩了一天。

晚饭后散步走到一个图书馆时,我说什么就再也迈不动腿了,便笑着和赵秘书说:“二哥,你自己溜达吧我在这里看会书……”

赵秘书知道我喜欢看书,明白阻止也不会起作用,便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去逛哈尔滨夜景了。

时下正值武林风盛行,我已被那些武侠小说弄得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所以一走进图书馆便直奔武侠小说专柜。

粗略地看了一下书柜里那些武侠小说,大部分都是我看过,看着看着突然想起金庸的《倚天屠龙记》来,这套书我在家只看了上部,下部书在本地既买不到、也借不到,所以书中杨过与小龙女、及郭芙之间最终是什么结局,我在心里始终惦记着是回事。

于是便开门见山地问店主:“有没有金庸的《倚天屠龙记》下部?”

店主翻了半天,终于找出我渴望已久的那部《倚天屠龙记》下部,交完押金后便匆匆返回招待所,砸在床上一头撞入“武林”中“修炼”起来。

赵秘书自己在大街上逛到晚间九点多,才累得疲惫不堪地走回招待所,见我躺在床上看书就打趣地说:“王老弟,你这个习惯也不错,只要一见到书就是美女给你献媚我看也是白费啊……”

正在“武林”里专心“修炼”,虽不愿意搭理但也得应付着,我们俩出来办事人家毕竟是领导,只好心不在焉地应答着赵秘书,但两眼却一直没离开书页面,依旧全神贯注地继续在“武林”里“修炼”。

赵秘书见我在书里出不来,只好打开电视躺在床上自己默默地看着电视剧,近十二点时赵秘书起身说:“休息吧,明天回去的火车是早六点半,我们五点就得去车站买票……

听赵秘书一说知道他是要休息,考虑到每个人生活习惯不同,暗自心里想:他会不会开灯睡不着觉啊?于是就问:“二哥,说实话不关灯你能不能睡着吧?”

赵秘书十分豪爽地说:“没事,二哥傻吃乜睡习惯了,只要困倦劲上来,多么亮的灯光、多么响的声音我照睡不误。”

于是就和赵秘书说:“二哥,这部书我找了很长时间都没弄不到,如果不影响你睡觉的话,那咱们就分头行动如何?你睡你的觉、我看我的书互不干扰……”

赵秘书还真听话,他当即就脱衣上床,果然不一会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一见赵秘书进入梦乡,我随即也调换了一下姿势,把枕头垫高之后便继续一心一意地“修炼”起来。

夜里两点多赵秘书起来小解,见我还在“修炼”便眼睛看着墙上挂钟说:“王老弟,快夜里两点半了,睡一会吧。”

揉了揉眼睛坐起来说:“不睡了,正“修炼”到劲头上啊,我现在就如金庸在书里描写得人物那样,已到了闭关修炼的关键时刻,丝毫也不敢分神啊,否则就走火入魔了啊……”

赵秘书是搞政治的,人家从来不看这种闲书,所以他不知道武林之中那些高深莫测的功夫,便拿起那本《倚天屠龙记》边翻看着边说:“我看看这是一本什么书?怎么会把你迷恋到这种程度啊?里面描写得是不是金瓶梅那种内容啊……”

听赵秘书如此一说便回敬道:“金瓶梅怎么了?金瓶梅写出来不也是让人看的吗?别人看可以我看就不行吗……”

赵秘书翻看了一会说:“这不都是电视里演的那些人物吗,这有什么可入迷的啊……”

赵秘书说完把书一扔径自上卫生间去了,在卫生间回来也不再与我说话,往床上一躺又倒头睡去。

没有了赵秘书干扰,又接着刚才的章回继续“闭关修炼”,在看到近凌晨五点时,厚厚的一部《倚天屠龙记》下部全都被我看完,拉开窗帘时见外面天色早已大亮了,于是便喊赵秘书:“二哥,已经五点了,我们该去火车站了……”

赵秘书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扭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知道确实到了该走的时候,于是也急忙起身穿衣。

我也草草洗漱了一下,退宿之后二人出了招待所,路过图书馆时抽回一百元钱押金,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

赵秘书在车上看着我说:“一夜也没眨眼不困吗?”

虽然感觉困倦却强装精神说:“喊醒你时我刚看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看书一夜不睡觉是家常便饭,有什么可奇怪的啊……”

但说归说,困意已悄悄袭来,赵秘书看出我无精打采的样子就说:“就别装了,倦意已经写在你脸上了,你如果干工作时这么用力,厂里的业绩不是更会突飞猛进吗……”

不愿意与他继续调侃就反唇相讥道:“工作如看书似的黑白连轴转谁受得了啊?我是铁人啊……。”

正说着已到了火车站,急忙下车排队、买票上车,找到座位屁股一挨火车柔软的坐席,睡意立刻如潮水般滚滚袭来,头仰躺在坐席靠背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境。

    本文网址:http://www.7640.org/html/fashimofa/7.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梦遇女娲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