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英雄合击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1.85英雄合击 > 法师魔法 > 正文

由小城夜景说起,给心灵一种宽慰

作者:传奇私服爱好者 来源:www.7640.org 日期:2018-3-29 11:00:01

英雄合击发布网传奇游戏中,有时不是事物本质的变化,有时并不是想象的糟糕,有时感觉事态的凌乱,有时是自欺欺人的苦楚,转念却还是那个天空,一切还是原来模样,只是思维被束缚而已。无论采取何种途径,给心灵一种宽慰,是拓宽人生捷径的最大规则。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当年我这个毛头小伙已变成了年逾花甲的老人,这条街经过小城人多年建设,坑坑洼洼的路面变成了平坦宽阔的柏油马路,当初街道两旁那些既低矮又破旧的茅草房,如今已被一栋栋摩天大楼所取代,可以说小城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驻足环顾这里繁华的街景,用灯火辉煌和车水马龙两个词汇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此刻虽因大年初二人们都举家欢庆不愿意出门,街道上行人不似平时那样熙熙攘攘,车辆也不再急匆匆川流不息,但依然有行人和车辆穿行于街道,人们爽朗的欢笑夹杂着几声清脆的汽车喇叭,依旧把节日的喜庆气氛撒落在街道上,道路两旁一盏盏闪烁的霓虹灯,也五光十色地彰显着商业的繁荣景象……

再看柏油路两旁一棵棵风景树,枝杈上都悬挂着形状不同的装饰灯具,有花篮式的、有动物形的……一盏盏形状各异、大小不同的灯具代替了夏日茂密的树叶,蜘蛛网般纵横交错地在风景树上闪闪发光,把整条街装扮得灯火辉煌犹如宫殿一般,灯光的变幻使树木改变着颜色,就如同在阳春三月于百花园里踏青一样,令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还有夏日里栽种花草的那些花池,此时也被巧手工匠们点缀得绚丽多彩,工人们利用灯光变幻使花池呈现出各种图案,宛如一个个争奇斗艳的花园,和鲜花怒放的盛夏相比毫不逊色,花池里璀璨的彩灯和线杆上明亮的路灯一高一矮交相辉映,把长长的街道夜景衬托得妖娆美丽。

特别是花池里那些显示字幕的图案,名副其实地体现了小城的美丽与和谐,因而引得众多游人来此拍照,一个个穿行其间流连忘返,一遍遍按下快门,把这一处处美景拍下来留作永恒。

看着小城夜景如此美丽,一边浏览一边心里暗自感叹:毋容置疑,时代真的发展了、社会确实进步了,人们生活水平和精神面貌都发出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太平盛世中生活是何等美好啊!

拍完此处夜景觉得还不曾尽兴,于是恋恋不舍地离开这条街向南边拐去,在赞叹小城夜景美丽的同时,也不由得想起半个世纪前这条街旧时的模样。

记忆里那时这条街两旁根本没有楼房,印象最深的是在百货大楼前边,于十字路口正中央矗立着一个大大的四方形牌楼,牌楼四面各朝东南西北四条街道,每面牌楼上有一幅毛主席全身画像,印象里牌楼有两间房那么高,在最顶端有四个大大的喇叭朝着东西南北,县广播站通过喇叭向市民播放节目,那时候小城范围不大,四个喇叭播出的音频即可覆盖整个居民区上空,也就是说所有市民在家里,即可听到牌楼上大喇叭一日早中晚三次广播。

我家当时居住在农村,而且是一个及其偏远的农村,那时候还是万家灯火的煤油灯时代,十六岁那年才去县城开眼界看到电灯,那时小城面貌破烂不堪,街道也坎坷不平。

第二年我已不在学校读书,到冬天生产队组织社员去县城搞副业时,便随那些年轻力壮的劳动力去了县苇场,苇场地址位于县城东郊,在五七大学东边,即如今的工业园区北端。

当时生产队去搞副业的近二十人,我岁年龄最小,搞副业就是把散芦苇打成捆,每四人一副铁架子,各自负责架子上压缩芦苇的铁棍(杠杆),谁的铁棍力度不够架子里芦苇就捆不上,每盘架子一天都有固定数额,达不到数额便被扣工分,成年人力量大压铁棍时不必太吃力,而我年小体弱,压缩成一个苇捆需耗很大力气,几乎整天都浸泡在汗水里工作。

那时候我家非常贫穷,冬天棉衣每人仅有一套,而且没有内衣可穿,每天早起都是光身子穿棉袄棉裤,在十五岁之前的记忆里根本搜寻不到穿过袜子的印象。

白天捆芦苇时汗水几乎把棉衣涾透,晚间睡觉脱下后放在身边,在火炕热力作用之下衣服里汗水慢慢被蒸发出来,可是房间里没有取暖设施,虽然火炕热但室内温度却很低,故此棉衣里蒸发出来的潮气遇到室内低温,随即变成肉眼看不到、但用手摸却可感觉到的小水珠,十分均匀地覆盖在棉袄棉裤的里子上。

每天早晨起床时,当让热被窝捂得滚热的身体和湿漉漉的棉衣里子接触时,那种既湿又凉的感觉不是疼痛胜似疼痛,那种难受的滋味用文字简直无法形容,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那种苦不堪言的滋味此刻想起依然感到脊背处一阵阵发凉。

记得自己那时最怕早起穿衣服,比白天付出体力干活还难以忍受,每到队长招呼起床时我就在被窝里发愁,躺在炕上一拖再拖不起床,直至拖到炕上只剩我一人时,在队长催促下才不得已爬出被窝。

整个冬天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度过,后来摸索出一点经验,就是在拖到不能再拖时立即起床,过程是在被窝里迅速爬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穿衣,皮肤虽然也会感受到凉与湿,但思想里却没有思考难受的时间,故此也就减少了穿衣时那种痛苦的发愁过程。

为什么要说这些?和这条街有关系吗?有,因这条街串连着当初搞副业的苇场和Film院,在那段时间里咱们常由苇场步行去Film院看Film,苇场在城区东北、Film院在西南,故此必须穿行这条街。

当时小城只有一个Film院,位置在老公安局南面那条街,咱们在苇场下班时虽然已经黑天,却也都换掉身上满是芦苇花絮的劳动服,一个个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之后,由苇场穿过街北三队菜地步入正阳街,然后再沿百货大楼拐入这条街直奔Film院。

还记得第一次去Film院看Film时的情景,那是我第一次在城里Film院看Film,也是第一次看外国影片,片名叫《摩登时代》,是卓别林主演的一部喜剧片。

五十年前看这种Film,而且是在Film院,对于一个居住在偏远农村,每年只可看到几次露天Film看的农村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一种震撼。

记得那天咱们听说Film院演卓别林的片子时,社员们全坐不住炕了,因大家都通过不同渠道听说过卓别林的故事,知道他是世界级的幽默大师,故此人人迫切地想去Film院看这部Film。

但咱们知道Film票根本无处去买,片子在本县只演三天,每晚三场,Film票只给各单位分发,剩余部分Film院内部走了后门,城里人想看都买不到票何况咱们这些农村人啊。

但看不成Film又不死心,首场Film晚六点开演,苇场五点钟下班,咱们几个年轻人连晚饭都顾不得吃,在明知道买不到票的情况下也义无反顾地去了Film院。

苇场到Film院足有七、八里路,咱们路上几乎都在小跑,到达Film院时第一场Film马上就开演,Film院门前人山人海,弄不到票想看Film的人多得很,一个个四处游串着询问:卖票吗?卖票吗……

咱们早就从别人口里得知,没有票想看Film唯一的办法就是弄到退票,所以大家分头穿插于人群里寻找退票的人。

咱们那天去了六人,结果四人没弄到Film票,我那天还算幸运,正寻找时碰巧遇到一个来退票的,拿到Film票那一刻简直欣喜若狂啊,进Film院时Film刚刚开始,偌大的演播厅里根本没有座位,昏暗的灯光下只见黑压压都是人。

看完Film回去和大家学说卓别林表演如何精彩,把没看到Film的人们羡慕坏了。

队长是个Film迷,每逢放映队来村里放Film时,他常在本村看完还跟随放映队去邻村再看一遍,一听说Film如此好看,就和村里来给搞副业送柴米的车老板说:“老孙,套马车送咱们去看Film……”

老孙不敢违抗队长命令,虽然已经天黑也只好套上马车,拉着咱们十几个人去Film院看Film,苇场宿舍只剩下几个年龄大的人。

到Film院后老孙把马车拴在一旁,大家呼啦一下子跑去Film院门前找人买退票,来看Film的人比昨天还多,咱们十几个人到哪去弄那么多退票啊?转了几圈一张退票也没买到,最着急的人是队长,眼看着Film院看不成Film急得乱转,情急之下队长想起曾在村里任教的赵师傅家在Film院附近,于是想找赵师傅想想办法。

赵师傅几年前曾在村小学任教,可是不到一年人家便调回城里,但回城之前和队长也算熟悉,他之前也曾随别人来过赵师傅家,但具体地址此时他已记不太清。

非但地址记不清,咱们这些人竟然谁也不知道赵师傅名字叫什么,平时遇见打招呼时只称呼赵师傅。

更气人的是城里人警惕性非常高,或许是黑天的原因,咱们和人家打听赵师傅时,人人都用贼溜溜的眼神打量着咱们,就好像咱们是刚越狱出逃的犯人似的,一个个连连摇头说不知道。

队长无奈之下领着咱们在附近串胡同寻找,七拐八拐总算找到赵师傅家,赵师傅那天晚间恰巧在家,见到咱们去了非常高兴,当他弄明白咱们是想弄Film票时却露出为难的样子。

但赵师傅了解农村人,知道咱们来城里一次不容易,如不是趁搞副业之机无论如何也不会来家给他找麻烦,于是便安慰咱们说:“Film票确实很难弄到,但你们既然来了我尽力想办法,实在弄不到票你们也别怪我……”

赵师傅告诉咱们他一位同学的父亲最近调来Film院,具体干什么工作他还不知道,于是领着咱们直接去了Film院,让咱们在一旁等着他去Film院里打听情况。

不一会儿功夫赵师傅出来了,乐哈哈地来到咱们身边说:“Film票是买不到,不过Film你们可以看到,我同学的父亲负责检票,到时候我领你们进去……”

大家用感激与崇拜的眼神看着赵师傅,觉得赵师傅实在是神通广大,没有票可看Film这是多么大的威力啊。

赵师傅告诉咱们,需要等Film开演之后才可放咱们进去,否则唯恐Film院其他人看到不好办,于是赵师傅陪着咱们站在Film院一侧边聊天边注视着检票口。

检票口开始检票放人时,赵师傅急忙去门口那里候着,咱们唯恐引起怀疑不敢靠近,但都望眼欲穿地盯着检票口看。

良久之后赵师傅才朝咱们招手,大家急切地来到检票口,检票的那人既没阻止也不说什么,咱们随赵师傅鱼贯进了演播厅,那人不用说就是赵师傅同学的父亲。

为了感谢赵师傅帮忙看Film,两天后队长把给副业队送来的小米装了半面袋子,叫我和另一个年龄小的人轮班背着去赵师傅家(那时咱们全村没有一辆自行车)。

不要小看这半面袋子小米,那个年月不实行送礼,赵师傅是城里人按月供应粮油,所以这些小米把赵师傅高兴坏了。

在赵师傅家聊了一会,他也知道咱们来的意思是还想看Film,当下把面袋子里的小米一分为二,自己留下一半,面袋子里的另一半小米拎着和咱们去了Film院,他和那位同学的父亲说了什么咱们不知道,反正那天咱们几人又看了一场Film,而且赵师傅还把咱们介绍给那位同学的父亲。

后来咱们又来找过那位同学的父亲,他每次都没让咱们失望,不久苇场的副业便结束了,咱们也打道回府看不成Film了。

还在边走边回味当年那些事情,一抬头见已经走到每天散步终止的地方,再往南走便没有了路灯,虽然还未尽兴也只好止步返回,一边沿路看着迷人的夜景,一边继续回味着当年往事朝家的方向慢悠悠走着。

    本文网址:http://www.7640.org/html/fashimofa/11.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