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英雄合击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1.85英雄合击 > 道士道术 > 正文

那年那月那事端,快乐才是根本

作者:传奇私服爱好者 来源:www.7640.org 日期:2018-3-29 10:38:39

传奇私服游戏中,走了如此远的路,看了如此多的景,品了如此多的悟,蓦然回首,春光怡人,快乐才是根本。没有什么不可能,用心打开音乐殿堂,用情唱出昔日嘹亮,沉浸,梦回童年,追忆,幸福的开始。原来,还是那股清泉,还是那个天地,并不曾改变。——题记

孙茵老太太逛超市时遇见高中同学刘叶,二人聊天时谈起以前林林总总的事情,当说到有一次同学聚会发生的那件事时,刘叶眼望孙茵笑着调侃道:“你家李东的脾气如今改了没有?上年纪后不会还那么倔吧?他年轻时爱吃醋的劲儿可真大……”

孙茵却嘴一撇不屑的样子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会改了吃屎的毛病吗?眼看六十的人了还是那副德行,我一去哪儿就如个跟屁虫似的尾随着……”

二人边说边不约而同地大笑,直笑得前仰后合,笑过之后相互道别,刘叶走后孙茵也转身回家,路上边走边回味那次同学聚会李东耍洋相的事情。

那年孙茵刚过四十岁生日,有一天陡然接到刘叶的电话,告诉她和丈夫程星已在南方回到小城,二人离开老家在南方搞药材生意已经多年,这次是受公司委派回老家开拓市场,回来安排好居所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分头联系他们高中时所有的同学,想以同学关系为契机搞一次聚会、继而为拓展药材生意而打开局面。

孙茵和刘叶夫妻俩是同学,况且在学校时和刘叶关系极好,当然也在他们邀请之列。只是孙茵不清楚刘叶是怎么弄到自己家的电话,而当时安装私人电话的人家并不多(那时还没有手机),当接到刘叶电话时孙茵先是感到惊诧,因他们自毕业乃、至二人去南方后就再也没联系过,但孙茵接到电话非常高兴,毕竟高中时和他们一起度过三年的同窗生活啊。

当刘叶和孙茵在电话里扼要说明回老家的目的,并邀她星期天中午参加同学聚会时,孙茵连喯都没打便爽快地答应下来,又聊了一会儿别后的话题便结束了通话,放下电话孙茵顿时就犯了难,因孙茵心里非常矛盾,不赴刘叶之约说不过去,赴约丈夫李东是出了名的小心眼,他如果知道自己去参加同学聚会肯定不会同意,因为李东接触过几次同学聚会,对某些同学聚会所做得一些事很是看不惯,故此孙茵决定瞒着李东不让他获知丝毫信息。

李东是开出租的,食宿毫无规律可言,没活干时急得乱转,有活时五更半夜也得出车,何时在家、何时出车自己无法掌握,而孙茵则在某事业单位上班,作息时间非常规律,基本每天都是固定的时间上下班,所以瞒着李东去赴刘叶之约应该没问题,除此之外孙茵一时间也想不出其他良策。

随着同学聚会的日子越来越近,孙茵心里也越发感到焦躁不安,李东则一切照常,每天都按部就班地去停车场候着等活。

到了同学聚会那天早晨,孙茵起床后还依旧其他没想出良策,边在厨房做早饭边思考饭后如何脱身,吃早饭时她眼睛偷偷瞄着李东,心里却盘算着编造什么样的谎言中午不回家去赴刘叶之约,就在孙茵心里暗自琢磨时电话铃响起,她见李东接电话时竟然面露喜色,放下电话后孙茵问:“有人打车?”

李东却笑盈盈地说:“打什么车啊!赵小海在部队回来了,中午把战友们拘到一起喝酒去……妈的,今天又不能出车了……”

孙茵一听心中暗喜,她知道赵小海是李东最要好的战友,目前还在部队服役,听说是已经是个不小的干部,每逢回老家就把在部队和他一起当兵的战友们召集起来喝酒,每次都喝得云山雾罩,李东参加过两次都是不醉无归,有一次竟然醉得人事不省,所以李东一去喝酒赴刘叶之约就来了机会。

孙茵虽然心中暗喜,但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出不了车也没办法,人家邀请不去显得多不够意思啊?何况和赵小海关系那么铁,只是去了不要喝那么多酒……”

李东却不屑地说:“说得轻巧,战友聚会不喝酒行吗?你以为像其他形式的约会呀?不但一定要去参加,而且还得早点去帮着他张罗张罗,这是赵小海电话里一再强调的……”

为了消除李东思想顾虑,孙茵又欲盖弥彰地说道:“你中午不在家我也不做饭了,上我妈家吃蹭饭去……”

李东随意说道:“随你便吧,我中午不回来是肯定的了。”

饭后李东哼着小曲走了,孙茵满心欢喜地收拾屋子,收拾完之后见距中午聚会的时间还且尚早,于是在街里逛了一阵子之后便如约赴会去了。

尽管孙茵知道李东去参加战友聚会,也明白有可能会喝得一塌糊涂,但孙茵却依然感到心里不踏实,唯恐李东得知自己来参加同学聚会耍他的驴脾气,所以宴会还没开始孙茵便盼着快点儿结束。

刘叶和丈夫程星回来可谓是衣锦还乡,在小城最好的酒店安排了宴席,因为这是大家毕业之后初次相聚,故此宴会的时间拖得有些长,这下子可急坏了孙茵,席间如坐针毡般左顾右盼,根本没有心情和大家谈天说地。

但是程星和刘叶却不放过她,以孙茵读高中时是他们班长为由,把那位副班长肖鹏也拉到他们身边,让二人协助自己搞好这次同学聚会,理由是他们离开老家多年,对家乡的事情不太清楚难以把宴会搞得尽兴。

大家都是同学,孙茵和肖鹏无法推辞只好听从程星夫妻俩安排,四人轮番在宴会上掀起阵阵高潮,大家畅谈学生时代的快乐,诉说步入社会的无奈、回味青葱岁月的洒脱、感慨飞逝而去的年华……

与此同时该酒店另一个餐厅里,赵小海的战友们也在推杯换盏、乃至猜拳行令,张三酒杯刚放下、李四马上端起杯劝酒,一个个喝得热火朝天、侃得天昏地暗,就在这些当年的大兵酒意正浓时,服务员端来一道热气腾腾的菜放在桌子上说:“一位在外地打拼衣锦还乡的老板也在本酒店搞同学聚会,他给在酒店所有就餐的顾客每桌赏一道菜……”

李东是开出租车的,几年来吃遍了小城所有的酒店,他知道哪道菜最好吃,这道赏菜一放在桌子上就和大家说:“这人够意思,这是该酒店最拿手的一道菜……”

赵小海一听转身和服务员:“你告诉这位老板一声,如果他方便的话可否请过来这和大家认识一下,我们也好当面向人家表示感谢。”

服务员边点头边说:“话我可以转告,至于来不来我就无能为力了。”

李东马上接着说:“你把话捎去就可以了,来不来与你无关。”

服务员走后只是片刻功夫,便引领两男两女端着酒杯走进了赵小海等人的餐厅,服务员告诉赵小海这就是赏赐他们菜的人,说完之后服务员便退了出去。

走在前面的程星看着赵小海等人自我介绍道:“我叫程星,也是小城的人,不过已经离开老家多年,这次受公司委派回来开拓家乡药材市场,可惜我们在本城没有什么靠山,只有这些同学资源可以利用,故此把同学们约来见见面帮我打开局面,同时认为今天来这里就餐的客人都和我有缘,所以每张餐桌送给大家一盘菜,只是小意思而已,也算是本人对大家表示敬意……”

程星转身指着身边的男人说:“这位叫杨光,高中时我们的副班长,这位是我妻子刘叶,这位叫孙茵,她高中三年一直是我们班长……”

当服务员进屋介绍程星时,以赵小海为首十几位战友便齐刷刷站起,一个个端着酒杯听程星自我介绍。

唯独两个人神态和众人不同,不用说当然就是李东和孙茵。

当孙茵跟随程星等人鱼贯走进餐厅时,她虽是最后一个进来李东还是第一眼便看到了,与此同时孙茵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李东,尽管她和李东所处的位置并非直视角度,二人顿时僵在各自的位置,李东如傻子般端着酒杯发愣,直到程星话说完提议喝酒时,他还在目视孙茵的呆愣里缓不过神来。

赵小海高举酒杯站在李东身旁,见他两眼发直地看着孙茵,对自己热情洋溢的提议不曾做出反应,就用胳膊轻轻拐了李东一下,同时大声调侃道:“东子,干嘛呢?咋还和年轻时那样没出息啊?都这个年龄了见到美女咋还精神溜号啊?来、喝酒……”

李东被赵小海胳膊一拐才缓过神来,他并没按赵小海指令喝酒,而是重重地把酒杯撴在桌子上,杯里酒被撴的洒出来很多,面前餐具上的筷子也被震落在桌上,在弹跳的同时也发出一串噼里啪啦的响声。

发愣神态的当然不会是李东自己,孙茵随刘叶进屋和李东眼神相遇时当即也愣住了,程星说了些什么她根本没听清,但孙茵的眼睛却不敢直视李东,用余光瞄着他时脑细胞也在急速运转,想尽快思考出办法应付这一完全出乎意料的场面。

当程星向赵小海等人介绍自己孙茵才醒过腔来,神情十分慌乱、也窘态十足地向李东昔日的战友们笑了笑,算是对尴尬的场面做了回应。

李东撴酒杯震落筷子、及那种极不友好的表情一家子引起赵小海注意,当他看到孙茵那种极不自然的表情时,立刻联想到二人可能有什么联系、或者说发生过什么纠葛,否则不会出现这种场面,于是他继续和李东调侃道:“咋了东子?你抽得哪门子风啊?谁惹着你了?莫非你认识这位美女……”

赵小海一说众人目光便在李东和孙茵之间游离,同时心里猜测着二人的关系,是什么原因促使他们见了对方会做出如此反应?就在大家还用眼神寻求答案时程星看着孙茵说:“怎么了班长?你认识这位撴酒杯的朋友?莫非你们之间有什么隔阂……”

还没等孙茵回答,一直怒目而视的李东冷冷的语气说:“她当然认识我,至于有没有隔阂我想也没有必要和你汇报……”

“东子,这是怎么说话呢?”赵小海看着有些面露尴尬之色的程星责怪着李东。

刘叶站在孙茵身边,李东和孙茵这种不正常的表现一开始她便注意到了,见李东和程星说话时脸上呈现出不友好表情,便伏在孙茵耳边轻轻说着什么。

赵小海的话刚一说完,孙茵立即接着他话茬说:“大家不要误会,他叫李东,是我丈夫,早上因琐事我们之间发生了一点摩擦,想必他还揪着早晨的事情不放,故此撴酒杯向我示威,我们的事情影响了大家心情实在对不起,这样吧,我喝一杯酒和大家表示歉意。”

孙茵说完还没等众人做出反应,手一抬就把一杯酒倒进了嘴里。

孙茵这些话、及喝酒致歉的表现出乎众人所料,待大家缓过神来时,孙茵杯的酒也已经倒入嘴里咽下肚子去了。

大家先是惊诧,继而眼神在二人之间来回游离,似乎在用眼神来推测孙茵说得这些话是否真实。

还是赵小海头脑反应较快,他马上又指着李东打圆场道:“东子,你小子是八十岁还没断奶——永远也长不大呀?咋还和在部队时那种德行啊?屁大的事情你也记在心里,这哪是男子汉的作风啊……”

立刻有战友接过话茬帮着忽悠道:“排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嫂夫人过来给咱们敬酒,你不给大家介绍也就罢了,怎么反而耍起下马威来了?给谁看啊?有能力回家呈威风去,在家时恐怕就得跪搓衣板了吧……”

这人的话顿时引来一片笑声,李东见状只好收起难看的表情,转身看着那人骂道:“不怪大家叫你李快嘴,怎么哪都有你啊?不说话唯恐把你当哑巴卖了是不是……”

程星见气氛缓和下来,便趁机高举酒杯要和大家喝一杯,李东虽然心里不快也不好再耍态度,于是也端起酒杯随着大伙把酒倒进了嘴里。

程星等人来敬酒之前,本意是想每人和赵小海等人喝一杯酒,赵小海也想回敬程星一杯,但二人都十分明事理,知道在这种状态下喝不出什么好效果,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故此程星以回去照顾同学为由,和赵小海等人打完招呼便返回了自己餐厅。

程星等人回餐厅之后,热闹了一阵子聚会宣布结束,孙茵出来时询问服务员得知李东等人的宴会还在进行,她本想去看一眼,却又唯恐李东耍驴脾气让自己下不来台,于是便心怀忐忑地径自回家去了。

李东等人的聚会一直进行到下午三点多,战友们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唯一没喝多的人这次只有李东,原因是自程星等人走后接下来的酒李东一滴未喝,战友们因看到他和孙茵之间发生了摩擦,唯恐李东喝多之后回家发生战争,所以也就无人再逼迫他喝酒。宴会结束后李东去停车场找来两辆出租车,和另一位比较清醒的战友分别把醉汉们送回各自的家,之后才让出租车把自己送回家去。

李东回来时孙茵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虽然眼睛看着荧屏,电视里演的什么节目却不知道,心里一直想着李东回来如何应付。

李东进屋后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刀子般的眼神盯着孙茵冷冷地问:“不是中午去你妈家吃蹭饭吗?砸蹭到同学聚会上去了?早就有预谋约好的吧?怪不得早晨就问这问那的呢,合着是盼着我快点走是不是……”

孙茵知道参加同学聚会瞒着李东不对,事情败露后心里早已发毛,李东一问当即便乱了方寸,低着头语无伦次地说:“什么早有预谋约好的啊?是你走了以后我才接到刘叶的电话,想告诉你去哪找啊?你走的时候又没说去什么酒店……”

李东一听声音提高了八度,并向前跨了两步,来到孙茵面前站定吼道:“拉倒吧,我走之后才接到聚会的电话?上坟烧报纸——你糊弄鬼呀?除非那个叫程星的是一刀割俩口——二B,否则他会不懂不提前发通知吗?不提前通知你们同学会聚那么齐吗?当天通知人不在家咋办……”

孙茵本来心里就已没了底,谎言一被拆穿顿时便没了主意,只好如实告诉李东是提前接到刘叶电话通知,不告诉的原因是担心他不让自己去参加聚会。

李东一听火气非但没减,反而愤愤不平地说:“担心不让去你不是也去了吗?妈的,背地不知道不干了多少鬼七王八的事情呢?同学聚会向来没他妈好事……”

孙茵见李东站在自己面前,而且一脸怒气地看着她,吓得孙茵在沙发上站起退到床边,她唯恐李东盛怒之下失去理智踹自己几脚,而且这种情况下挨踹自己也没处去诉冤。

孙茵在退到离李东远些之后用眼睛偷偷瞄着他,但她不再解释什么,因孙茵知道李东此时还在气头上,自己做任何解释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李东一直在骂着、孙茵也在耐心地听着,骂了一阵之后李东可能感觉累了,便一屁股把自己砸进了沙发里,那个柔软的沙发顿时被砸得发出一阵吱嘎声。

孙茵清楚李东肚子里还在憋着气,见李东不再骂就又胆怯地解释道:“高中同学刘叶夫妻俩在南方回来了,找老同学聚一聚想拉拉关系,人家仅是想在老家开拓一下药材市场而已……”

李东一听当即又在沙发上窜起来,眼睛瞪圆看着孙茵吼道:“是啊,这是多么充分的理由啊?否则你会去吗?奶奶的,开拓药材市场只是个幌子,拉关系才是真正目的……”

孙茵见李东又把事情想歪忙解释道:“聚会又不是单单我自己,几十个人呢,不信你可以逐个去调查呀。”

“调查?我没有那个时间,再说了,这种事情是可以调查问出来的吗?我又不是公安局的,奶奶的,你没听说过吗?战友见战友、就是喝大酒,同学会同学、都是搞破鞋,你们这种聚会绝对不会有好事……”

孙茵见李东火气再度被燃起,知道再说什么等于是火上浇油,于是便不再和李东费口舌,站在一旁静静地聆听李东给自己“唱赞歌”:孙茵,我警告你,以后要好自为之,但必须把今天的事情给老子说清楚,否则……

孙茵知道这次自己惹了祸,同学聚会的实际情况如不掰开揉碎和李东交代清楚,这个犟眼子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可是靠自己这张嘴,是无论如何也和他说不清楚的,于是孙茵不再理李东,连外套也顾不得拿起身去找刘叶和程星、乃至去求救于公婆,因为她清楚李东的脾气,如不搬来救兵把事情原委和李东理清楚,靠自己力量是绝对无法平息这次战争的。

孙茵还在回味那天的事情,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自家门口,于是收起思绪推开大门,抬头看时见李东正坐在院子的向阳处,戴着那个折了一条腿的老花镜看书,于是看着李东喊道:“老头子,快来接我一下呀,这些东西把我手都累麻了……”

李东闲暇无事正在看书,听见喊声抬头看去,但见老伴大包小包地拎着两个大塑料袋,当即把书往沙发上一扔,口里大声答应快步朝大门口走去。

    本文网址:http://www.7640.org/html/daoshidaoshu/6.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