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英雄合击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1.85英雄合击 > 道士道术 > 正文

令人非常无奈的网络游戏

作者:传奇私服爱好者 来源:www.7640.org 日期:2018-3-29 10:22:48

人都是怀旧的,逝去的岁月,有太多的故事,曾经的点滴,凝聚了所有的情感,青涩的记忆,伴随熟悉的场景,于脑海虽是泛黄的画,却铭记终生。在1.80英雄合击游戏中,感叹人生的历程,让彼此走向成熟,感谢上苍的安排,让彼此结伴而行,感激生活的恩典,让彼此情深意重,欣赏是每天开心的话题,祝福是流淌不息的泉溪,团聚是欢乐连绵的谱曲,挂记是人间最美的天堂。怀旧,细水长流,怀旧,经典传奇。

——题记

女儿初二下学期开学不久便不好好学习了,为此曾大伤脑筋,束手无策之后也只好顺其自然随他去,但内心深处却大为伤感,无法排解心中憋闷时,在博客里写了《无可奈何》、《读“父母效能培训手册”有感》、及《气愤填膺》等文章,以此缓解心中压抑及发泄对某些事情的不满,同时在几篇文章里对女儿的表现,及自己的无奈做了充分描述。

本以为穷途末路,女儿或许因改变了环境、或许他遇见了好老师、亦或许如女儿自己所说他突然间觉得自己长大了、知道努力了,他读高一之后事情出现了转机,无论学习成绩和精神面貌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一点是我根本没想到的。高一开学不久观察女儿情绪便有所改变,通过一个多月学习,第一次月考成绩班级列第二、校第三十二,高兴之余便写了一篇《峰回路转》以示纪念(以上几篇文章均点击可见)。

女儿考出这种成绩,如在初二上学期之前并不奇怪,因那时他每次考试成绩总在一至九名间徘徊,且英语几乎每次都是第一。

但初二下学期就不行了,学习成绩累累下滑,中考时总分数还不足二百分,无奈之下只好复读初三。

或许女儿真的知道努力了,考完试和我商量要在学校吃住,到星期天时再回家,说这样可以多学些知识,对这种做法虽不很赞成,见女儿情绪高涨便不好再拒绝。

但考虑到女儿有玩游戏的劣习,所以担心其住宿的目的可能不纯,盘问再三见女儿一再坚持也只好同意。

但马上敲警钟说:“女儿,你一定要搞明白,本来咱家就在城里住,你既然要住校就要明白住校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你自己曾经说过已不是小孩了,所以我也不必多说,说多了你还嫌啰嗦……”

女儿听完默默不语,星期天为女儿买了住宿所需用品,当天下午女儿便高高兴兴地去学校吃住了。

一周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周五晚间女儿回家后和我学说一周内学校见闻,一脸掩饰不住的高兴。

周日晚间女儿去学校时陪他前往,就是为了和女儿多在一起呆一会,一路上聊着有关学习的话题,因势利导地进行鼓励、鞭策、乃至旁敲侧击,告诉他目前学习已经转入正轨,所要注意的有两点,一是戒骄、二是要坚持,无论什么事只有坚持才会收效……聊着聊着女儿说:“老爸,这个周五我也不想回家住……”

当即表示反对,但女儿说了好多在学校住的好处,比如在学校住可以不玩手机、星期天晚间也可以上课等。”

大概见我不赞成女儿改变口气说:“这样吧,周五时再说,如果不回来我给你打电话。”

周五中午时女儿电话打过来,告诉我他晚间不回家住了,没办法只好在电话里又对他嘱咐了一番,放下电话心里觉得不是滋味,感觉女儿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之嫌。

女儿星期天不回来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可是又束手无策,晚饭后散步便去女儿学校想去看一眼,但知道女儿不喜欢我去学校,所以在校门口踌躇了半天也没进去、周六、周日亦去校门口徘徊,虽很想进去看一眼女儿究竟在干什么,一想到惹女儿不愿意最终也没进去。

转眼又到了周五,女儿又打来电话:“爸,晚饭别等我了,我和同学在一起……”

立即问他在哪里,因听到电话里人声嘈杂,分析他不是在饭店就是在网吧,追问之下女儿不得不承认在网吧。

马上警告他赶快回来,问在哪个网吧这小子不说,并且当即挂断了电话。

自读高中后女儿为了控制玩游戏把智能手机放在家,刚才电话是用别人手机打来的,拨回去时一男孩接完电话递给了女儿,一番怒斥之后女儿说十点半回家。

见此刻到十点半还有一个多小时,唯恐他到时候不回来,穿上羽绒服急匆匆直奔学校附近几个网吧。

我还是多年前网吧刚兴起时去过,那时候网吧里小学生居多,而如今情况大不一样,网吧里挤满了十七八岁的学生,低年级的小学生基本没有,这些学生个个都穿得人模人样,人人全神贯注地在打游戏,眼神和荧屏拉成了直线,专注的样子恨不能钻进荧屏去,且有人吸烟,也有边吃边玩的,还有学生喝酒,我进去时好几台电脑旁菜盘、酒瓶等狼藉一篇、室内乌烟瘴气……

进网吧说明来意时老板们一个个向我投来极不友好的眼神,在一排排电脑桌之间寻找女儿时也引来学生们的白眼,学校附近一连串六个网吧找遍却不见女儿踪影,没办法只好转去其他街道的网吧继续寻找,又找到了几个网吧之后接到电话说女儿回去了。

回家后一肚子怨气也想和女儿发泄,但考虑再三还是憋着没发作,但也没理女儿,这小子更倔,脸阴沉着也不和我说话,父子俩冷战了一晚间。

一夜睡过之后肚子里的气跑得一干二净,因是星期六早饭后一整天陪着女儿,洗澡、买衣服、吃麻辣烫……

周日吃完午饭见女儿打扮得干净利索,眼看要出发时问他干嘛去?女儿不假思索地回答:“去学校。”

这种骗人的鬼话一点可信度没有,因每次他去学校则是在晚饭之后,就是说一个下午不知他去干什么。

其实我已经分析到他定是去网吧,但又不好硬性限制非得晚饭后再走,因他毕竟不再是小孩子咋也得给一点自由(后来证实那天下午果真去了网吧)。

转眼又到了周五,晚间放学后女儿打来电话:“爸,我不回去住了……”

有了上次他去网吧的教训当即高声喝道:“不回来不行,必须回来。”

女儿却狡辩道:“我没去网吧,在学校呢,不信你给老师打电话……”

“在学校也不行,不是星期天吗?一定要回来……”态度十分坚决地和女儿吼起来。

女儿一副不耐烦的语气,就好像我思想多么腐朽似的,还没等我再说什么便挂断了电话。

马上拨了回去,可是这小子却不接电话了,唯恐他钻进某个网吧和老板约好去了也找不到,马上推着自行车就去学校找他,可是走了一段路却因刚下完雪路太滑没法骑,只好推回自行车步行去学校。

走到学校时门已经锁了,和门卫说明来意才准许我进去,这次女儿还真没撒谎,来到班级时见他正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钢笔边吃边写着什么,他恰好面向门口坐着,我敲门时他看见便出来了,一出门就小声嘟囔着怪我去学校找他,赌气囔囔地和我去找值班老师,恰巧老师不在办公室,打电话和老师说明情况后便出了学校。

冬季晚间六点多天早已经黑了,但满大街却灯火辉煌,只是由于下雪路滑行人和车辆较平时少了很多,和女儿并肩走在被茫茫大雪覆盖的柏油路上。

因得知女儿确实没去网吧,所有的担心与生气早已跑得净光,便没话找话抬着脸搭讪讨好人家,,而女儿则小嘴撅得可以拴头驴一言不发。

也不管女儿听不听,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一个劲地问,女儿肚子里的气不一会就被放了出来,但依然用责怪的语气说:“打电话时你不说不来学校吗?你来学校让我多丢脸啊……

立即反驳道:“妈的,我来学校你有什么可丢脸的啊?我是杀人犯吗?就算我是杀人犯又如何啊?况且我又没来过你们学校根本不会有人认识,再说了,你学习成绩如考满分会因爹杀人判不及格吗?何况你爹还是有毒不吃、犯法不干的良民啊,你这不是和某大学生一样吗?嫌自己爹土和同学说爹是老乡……”

女儿还是不服,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就说:“没人和你说……”

此刻天空又飘起雪花,或许女儿见这种恶劣天气我陪着他受到些触动,或许我某些语言感打动了他,女儿说话时不再怨气连连,扭头看着我说:“我这次考试班里第一。”

尽管是晚间,但在路灯照耀下依然可以看出女儿得意的表情。

马上接着女儿话茬说:“记得上周五你和我说成绩周二出来,周二没接到电话以为这次你考砸了……”

女儿马上说:“学校没有独处时间咋打电话告诉你啊?电话里那样说同学不说我嘚瑟吗……”

接着又问:“全校占多少名?”

“第十一。”女儿果断答道。

立即挑起大拇指举到女儿面前以示祝贺,同时说:“没接到电话以为你考得不好,唯恐影响你积极性所以一直没敢问……”

这次考完试我曾问女儿考得如何,回答考得还可以,记得女儿当时和我说:“有一堂课恰好是我们班主任监堂,走到我身旁看卷子时眉头皱了一下,我立即感到那道题有问题又重新做了解答,考完试我问老师时他脸上表情老猥琐了。上次月考历史校第一,这次政治是校第一。”

女儿回答时一脸自豪,并且接着又说:“教政治的老师老有意思了,和班主任聊天时说:‘这次考试政治全校倒数第一、第二的学生都在我这班,幸亏校第一的王天福也在本班,否则我可咋整啊……’”

女儿说完情不自禁地窃笑着,见女儿高兴马上话锋一转说:“女儿,别因爸爸来学校找你不高兴,我不都是为了你好吗,不是怕你沉溺于网络里耽误学习吗?好不容易迷途知返咱咋也不能再走回头路啊……”

女儿又不说话了,见状唯恐这些在“老生常谈”把人家弄烦,虽有好多话想说也只好憋在肚子里。

女儿见我不说话后又说:“其实你没必要这样,这几年你不是一直对我进行看管吗?可是游戏我一直在玩从来就没间断过,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其实我也知道他玩游戏,但没想到他玩的这么恋,更没想到敢于这么大胆承认,无计可施只好启发道:“女儿,你已经什么都明白,某些事情考虑的深度老爸望尘莫及,思想意识某些地方也比老爸超前,所以也不用爸爸细说、多说,你要明白自己目前是干什么的,这里借用毛泽东的一句话“学生、以学为主……”,就算你玩游戏也一定要有度,没有限度玩游戏怎么可以啊?玩完这级还有下一级呢,就算这款游戏你玩到顶级,可玩的游戏多着呢,你玩的过来吗……”

女儿再一次不说话了,唯恐说多了适得其反便不再啰嗦,此刻已经走到了步行街,看着路两旁烤地瓜、肉串等各种临时摊位问女儿:“我去学校时你正在吃面包,晚间没吃饭吗?”

女儿一听立即答道:“打电话告诉你不回去时我在去食堂的路上,一听你那些话顿时没了胃口当即返回班级……”

马上就说:“说吧,想吃什么老爸给你买。”

见女儿不说话又追问:“说吧,吃什么?烤地瓜?烤肉串……”

女儿却笑着问:“咋了,开工资有钱了是不是?”

“去你妈的,什么开工资有钱了啊?何时想吃老爸没满足你要求啊,今天不是你考出好成绩我高兴吗……”一边和女儿调侃,一边在各摊位前游走着。

走了一会女儿说:“还是去吃麻辣烫吧。”

其实我本意想给他烤点肉串先解解馋然后再回家吃饭,因家里饭菜早已做好,但知道女儿非常爱吃麻辣烫,况且也不愿扫了他的兴,于是便拐进和他常去的那家麻辣烫馆。

吃完麻辣烫回家,女儿坐在炕头看起手机里的游戏,我则坐在电脑前敲键盘修改文字。

女儿可能在学校习惯了,不到十点就躺下休息了,看了一会儿游戏便呼呼睡去。

看着进入酣睡状态的女儿心里想:女儿学习可能也很辛苦,否则咋会如此疲惫啊。

我每天睡觉都较晚,女儿睡后又浏览了一会网页也躺下休息,一夜无话,早起散步回来时女儿还在睡,见状马上喊他起床,洗漱完毕开始吃饭,饭还没吃完有电话打来,断断续续可判断出是同学约他出去,打完电话我问:“干嘛去?上网吧?”

女儿则毫不掩饰地答道:“恩,一星期就玩这么一回……”

女儿说完不再理我,径自站在镜子前修饰起来,本已梳得锃亮的小分头甩了梳、梳了又甩……一番自认为满意的臭美之后推开屋门哼着小曲走向院子大门。

女儿一走便尾随出去,本想阻止他出去却犯了嘀咕,虽可以喊住不让他去,但只能用蛮横的态度,那样就会把气氛搞僵,没办法只好紧跟在后面叮嘱些说过N遍的老生常谈。

然而我说我的他走他的,边走还边打电话,眼看走出大门只好大喊:“女儿,早点回来啊……”

尽管喊的声音很大,人家却如没听见一样,出了大门潇洒地向大道走去。

望着已经走远的女儿,突然想起他那篇讲演稿里的话:“我们读高中已不再是小学生了,不应该再让父母及老师逼迫着才学习,要制定出自己的学习计划,当然,我们每个人家庭条件、及自身情况不同,要根据自己的情况而定,但是,我不赞成那种死记硬背的学习方式,课程要自己灵活掌握及合理利用……”

是啊,女儿已不再是黄嘴小儿,干嘛还对他这么严加看管啊?正如他和我所说的那样,看管又起了什么作用呢?人家光明磊落地和我说这些年游戏一直没间断玩,不由得暗想,或许他这种学习方法也可行,否则怎么成绩还说得过去啊?自古以来一张一弛是文武之道嘛,想到此心里稍宽,不再纠结女儿玩游戏的事情,回屋打开电脑鼓捣起自己喜欢的文字来。

话是这么说,可心里却依然惦记着,眼看天已渐黑却不见女儿回来,又担心起他能不能夜不归宿,那次去网吧找他时就碰见好几个和女儿年龄相仿的学生在办理玩通宿。

也想打电话让他回来,但知道打也白打,因每逢玩游戏时他都把电话都弄成静音,所以电话根本无法打通。

外面天气一会儿比一会儿黑,正在纠结是否去网吧找他时女儿电话打过来:“老爸,我现在往回走了,但肚子已经饿了,到家就想吃饭。”

一听女儿说回来立刻心花怒放,马上答道:“回来吧,想吃什么爸给你做什么……”

女儿电话里立即回答:“想吃肉呗。”   

“吃什么肉?鸡肉还是猪肉?

“猪肉。”

“没问题啊,爸马上就去买。”

放下电话、匆匆关了电脑穿起羽绒服大踏步直奔肉店走去,身后甩下一路踏雪声——吱嘎——吱嘎——

    本文网址:http://www.7640.org/html/daoshidaoshu/2.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没有资料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