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英雄合击
Loading
您所在的位置:1.85英雄合击 > 道士道术 > 正文

一叶轻舟文字游戏六周年随感

作者:传奇私服爱好者 来源:www.7640.org 日期:2018-3-29 10:52:36

1.80英雄合击传奇游戏中,信仰不可无,心态不可否,世间所有都有一种灵气,自然万物都有一种寄托,残缺难避免,遗憾终是有,人生之旅更需要的是超然境界,一种情感的愉悦与欣慰,一种胸怀的宽广与接纳,一种现状的平衡与踏实。——题记

两年前的今天、二零一四年二月九日,曾写过一篇《一叶轻舟文字游戏四周年随感》(点击可见),用近四千字的篇幅,对一叶轻舟的概况、及一叶轻舟建立四年来所发生的事情进行了一些阐述,尽管描述的不十分详细,但也足以让你对一叶轻舟有了一定了解,明白一叶轻舟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群体、一叶轻舟成员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在一叶轻舟都做些什么。

两年时光匆匆而过,二零一四年二月之后一叶轻舟又发生了哪些事情?又有多少老马离开了一叶轻舟?群里又增添了多少新面孔?一叶轻舟作业发生了哪些变化?还有多少人在坚持写一叶轻舟作业……

两年七百多个日夜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一生中有多少个七百多日夜可供我们支配?恐怕谁也说不清楚,故此网络里有一叶轻舟陪伴也是一种幸运,因我们在一叶轻舟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会获得很多快乐,别人对一叶轻舟怎么看?是否有这种感受我不知、也不管,一叶轻舟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今天是一叶轻舟建立六周年的日子,一叶轻舟几年来所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以本人的看法,所有事情莫过于一叶轻舟一群几次解散让人感触颇深,因每逢解散时都会让人感觉痛心、也令人感到揪心,因一叶轻舟解散会使大家失去一个交流平台,会减少很多学习机会。

但一叶轻舟一群到底还是解散了,或许一群本来就是个短命鬼,因司一叶轻舟主曾一度拿一群开过刀,早在二零一二年元旦就以《元旦社论》为题发表日志解散一叶轻舟(那时还没有二群),在大家强烈要求下司马才刀下留情,后来又曾掀起两次解散一叶轻舟之风,经群友多次劝说一叶轻舟才得以保留下来。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司马年于年前再一次宣布解散一叶轻舟,活跃了五年的一叶轻舟一群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于网络里消失了,从此老马们失去了一个交流平台,使他们产生出一种无家可归的感觉,感慨之余遂写了那篇《再别一叶轻舟——一叶轻舟二度解散有感》(点击可见)以作怀念。

解散那天面对已经消失的一叶轻舟一群,或许被司马多次要解散它弄得思想已经麻木,当获知解散一叶轻舟一群时并不曾如前几次那样有无法忍受的疼痛感,但眼睁睁看着一叶轻舟解散心里还是感到不舍,也觉得十分惋惜。但一叶轻舟一群是司马创建的,他要解散如同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没人可以阻止的事情,故此我们也无权指责人家什么,同时也明白大厦将倾独木难支的道理,所以这次解散既没私下和司马说情,也没如前几次那样连篇累牍地写文字抒发情感,可是心里依然难以接受一叶轻舟一群解散的事实,无奈之下还是写了那篇《再别一叶轻舟——一叶轻舟二度解散有感》,以此来平复自己当时不平静的心情。

那天司马发通知解散一叶轻舟一群的时候,曾有朋友私下和我谈起此事,问我司马为什么要坚持解散一叶轻舟一群,朋友问得理由很简单,说一叶轻舟一群存在并不需要他做什么,那么他干嘛非解散它啊?这位朋友当时情绪很激动,甚至要找司马理论一番,朋友说如在现实中会去揍司马……

不仅这位朋友如此,那些曾在一群付出过时间与心血的朋友,无论是谁听到消息不是如此啊?哪个不感到痛心啊?因为他们在一群投入的情感太深,一群凝聚着他们心血与友情,贸然间将它解散哪有不痛心之理啊?所以大家尽力来挽救,但最终也未能奏效。

作为一个入群较早的老马,非常理解朋友们对一叶轻舟一群这种依恋情感,尽管他们想方设法想留住一群,甚至采取推荐群主等举措来加以挽留,但最终也未能使一群保留下来,一叶轻舟一群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日还是被无情地解散了。

使我感到不解的是,这次一叶轻舟一群解散自己并没如前几次那样感到悲痛欲绝,虽然也有痛心之感但并不是那么强烈,究其原因是有二群可取而代之,以及有一叶轻舟交流群和收藏版作后盾,这几个平台就如收容所一样,随时可接纳一群解散后流浪于网络的老马们。

回想起自一叶轻舟建立以来群友们进进出出,心里不免产生出一番感慨,发现目前对群成员名字及群友空间有很多都是陌生的,更不知道目前一叶轻舟还保留着多少老马?亦不知群里增添了多少新人,也对那些离去的老马深感怀念。

但我还是认为,你或许无意间闯入一叶轻舟,或许有意光顾过一叶轻舟,也或许经朋友介绍,亦或许由文字牵线……无论你是那种方式认识了一叶轻舟,一叶轻舟都会在你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你或许加入过一叶轻舟,也或许也写过一叶轻舟某期作业,但因种种原因又离开了一叶轻舟,可是你却无法忘记一叶轻舟那种家的感觉,就如一位远嫁的姑娘思念娘家人那样,常有一种回家看看的念头在心底涌动。故此常有人在离开一叶轻舟之后又重返一叶轻舟,有的朋友甚至几进几出一叶轻舟,这说明他们在心里根本无法忘记一叶轻舟。

回顾几年来一叶轻舟所写过的作业,高潮阶段应该是在二十期到五十期左右,这一阶段应该说是一叶轻舟作业的鼎盛期,这期间参加写作业的人最多,同时也人心向上,恋群情结很浓,大家聊起来笑声一片,不信可以翻看那个时期的作业,下面那些链接就足以说明问题。

四十六期之后一叶轻舟一分为二,尽管也曾有过写作业的高潮,但这种热情维持时间不久便慢慢消失,这种现象别人怎么认为不知道,我觉得应该是受解散一叶轻舟事件的冲击,老是闹解散使大家对一叶轻舟失去了信心,同时也伤了一叶轻舟的元气,故此才削弱了大家的写作热情。

六十期之后这种状况更为严重,很多朋友相继退出一叶轻舟,包括一些老马和写作骨干也陆续离开,心痛之余写了那篇《由一叶轻舟一些朋友退群说起》(点击可见),又以四千余字的篇幅对群友们离去表示惋惜的同时、也对一叶轻舟文字游戏的前景感到担忧。

此后一叶轻舟就如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十分艰难地行走在网络之间,一叶轻舟作业也半死不活地一期期维持着,我说这些话并非不负责任地胡侃,不信可浏览群友们日志,可以看到有多少人还在坚持写一叶轻舟作业?就算是写了一叶轻舟作业内容如何?是尽心尽力写出来的文字吗?恐怕有的文字连那期作业主题的边都不挨,说是在应付作业一点也不为过。

就算是应付作业毕竟还是应付了,自一叶轻舟不再要求必须写作业、及放宽入群政策之后,连应付作业的人也少之又少了,每期作业仅寥寥几人而已,看链接便可知如今写作业的还有几人,这一现象不能不说是一叶轻舟的一种悲哀。

话又说好回来,其实细想这种现象也十分正常,我们的现实生活繁杂纷扰,很大程度来网络是寻求快乐,既然在一叶轻舟感觉不到快乐当然就要离开,对一叶轻舟作业不感兴趣、而一叶轻舟对写作业也不再约束,故此应付作业理所当然、不写作业也无可指责。

或许对一叶轻舟付出的情感太多,或许对文字有一种痴迷的怪癖,所以对一叶轻舟作业由始至终不曾产生过厌烦,由第一期写起直到目前一百二十二期,六年来不曾落下过一期作业,有的一期主题甚至写过三篇作业,还不包括其他有关一叶轻舟内容的文字。

记得在那篇《赞美一叶轻舟》(点击可见)里曾写过:

有人说一叶轻舟是无形中的魔幻、凝聚群友灵魂于网络之间……

有人说一叶轻舟是现实里的神话,把一叶轻舟人的精神领域贯穿……

一叶轻舟是否凝聚了其他群友灵魂?是否贯穿了别的朋友精神领域,在这里我暂且不说,某种程度上说一叶轻舟确实凝聚了我的写作灵魂,贯穿了我的文字精神领域,所以一直在感谢一叶轻舟,感谢那些曾经带给我快乐的群友,感谢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一叶轻舟人。

写起一叶轻舟的事情就愿意啰嗦,尽管心里还有很多话想说,但唯恐有人说我文字如老太太裹脚布又臭又长,故此也就此打住,絮絮叨叨地写出这些文字,也算自己几年来对一叶轻舟情感的一种抒发吧。

    本文网址:http://www.7640.org/html/daoshidaoshu/10.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